眼镜片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眼镜片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我的姐姐是病娇12-【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8:20:29 阅读: 来源:眼镜片厂家

第1章

「笨蛋,你才不是什么废物」

***

***

***

「笨蛋,你安心当个废物吧」

小时候让我上进和长大后想把我养在家里的姐姐说的完全不一样

地下室的的光线柔和,周围也放着我喜欢的东西,是一些看上去很可爱的公

仔,墙壁贴着柔软的东西防止撞伤并且做好了隔音,地板也是柔软的,房间的角

落放着一些书籍和一个毯子,可以看得出姐姐很用心的安排好了一切

我被我姐姐监禁了

前一段姐姐说想弄个专门看书的房间,虽然说选择地下室作为书房的确很奇

怪,嗯,假如带独立卫生间的地下室是一件正常事情的话?不过因为是姐姐的拜

托,我推掉了和女朋友的约会在姐姐的新房子忙活了一天

事实上姐姐住的地方周围并不算吵闹,不过姐姐是属于很容易受精的体质,

只要做事的时候突然传来动静就会转移注意力,所以专门弄个安静隔音的房间是

件很正常的事情……才怪,虽然说当时就感觉有些不对劲毕竟只是看书的话用上

4.0MM 型隔音材料是有些夸张了

不过姐姐双手合十一脸「这是我这辈子唯一祈求」的拜托之下我还是迷迷糊

糊的帮姐姐联系好了装修公司

我是个作家,经常为了取材或者是为了放空思想,一个人关闭手机去山里露

营,断则一个星期长则半个月,等人发现我不见了找我估摸不太现实

我挣扎的从地上坐起来,话说拘束服什么的……这个姐姐到底是怎么弄到的

这个……怎么想都已经不是恶作剧级别的行为了吧

就算姐姐向我道歉,我也绝对不原谅她,最少不是立刻原谅她

话说早知道不经常放编辑鸽子了,不过假如我失踪了全世界会发了疯的找我

的可能只有我的责任编辑和我姐姐了吧,这样想想姐姐对我做的过分的事情也不

算什么了

我昏过去之前好像在姐姐家里吃了顿饭好像……说是庆祝姐姐自己第十三次

失恋…吧

每一次分手都说你不是「他」,或者说还是忘不了「他」,我也问过姐姐

「他」是谁,不过姐姐说并没有「他」只是用这种借口分手,男方就很难找到挽

回的借口,虽然我也感觉这样不好,不过是姐姐这样做也肯定有她的考虑吧

姐姐的这一次的男朋友算是少数和姐姐处的比较久的男人了,姐姐和他分手

的时候好像他还哭着试图挽留说假如是他哪里做的不好他可以改,但是姐姐还是

拒绝了

不能说男人哭是懦弱的行为,事实上姐姐的男朋友算是个十分坚强有自己想

法的人,姐姐和他相处的时候我也是能感受到姐姐是发自真心的开心的,他也曾

经偷偷找我询问姐姐的爱好,可能我对姐姐的确不够关心,记得和姐姐出去玩的

几次姐姐好像都挺开心的,虽然不知道到底有没有用但是还是和他说了,可以看

得出他是个十分认真的人,虽然最后还是分手了

因为身上的拘束服,之前试过站起身子,不过因为手脚都被束缚住了,我只

能像一只大青虫在地上蠕动,感谢地上柔软的塑料地板在上面蠕动其实还是很舒

服的

我躺在地上看着天花板上面柔和的灯光,有些开始犯困了,在地上蠕动还是

很累人的,现在自己胡思乱想也没什么用,等姐姐回来之后在问她怎么回事吧

在没有钟表的安全的环境下人对时间的感觉会变得迟钝

虽然感觉过去了不短的时间,可能只过去了很短的时间,也可能其实过去了

很短时间只是发了个呆其实已经过去几个小时了

在安静的环境中,我甚至连自己的心跳声和血液流动的声音也听得清楚了,

可能是自己的错觉

「糟了有点渴了了,姐姐怎么还没回来」

我话音刚落,门口传来了钥匙开门的声音,之后姐姐背着身子走了进来,从

我的角度看去是一个梨形的屁股,是姐姐,姐姐穿着居家服(毛衣和长裙)端着

一杯牛奶和饼干进来了

「姐姐你在干什么啊,把我捆起来了半天」

我没好气的看了姐姐一眼

「那个…是有原因的,总之你先吃点东西吧,你都好长时间没吃东西了」

姐姐有些支支吾吾的说着

「诶!怎么是凉的的啊」

姐姐端进来的饼干和牛奶已经凉了

「已经凉了了吗?啊对不起我现在就拿去热一下」

姐姐有些慌乱的想把东西端走,因为动作慌张把牛奶都打翻了弄了我一身…

…应该庆幸已经凉了吗?

「快停下,喂姐姐诶快停下,那个姐姐你不会一直在外面端着这个吧」

「……那个你怎么发现的」

「因为牛奶凉的哦,姐姐每次准备的牛奶都是温的,这次是凉的肯定是放了

一段时间了,而且我刚刚说口渴了姐姐马上就来了,姐姐你肯定一直守在外面吧」

我赶忙制止了因为不小心打翻牛奶弄湿我而一边道歉一边掀起裙子想用裙子

弄干净我身上牛奶的姐姐,因为我被拘束服捆的厉害,姐姐直接骑在我身上,恩

…骑在我身上掀起裙子擦我的脸,因为居高临下姐姐的胸也很大甚至连光线都被

挡住了,因为角度问题我看不清姐姐的表情

「姐姐?你到底怎么了?你要是有什么事情和我说啊,我是你唯一的弟弟,

我们之间没有什么不能说的吧」

我眯着眼睛看着逆光的姐姐,左右摇晃脑袋让姐姐别用裙子擦我的脸了,虽

然说裙子挺香的,不过这样不好

「你…你唯一的弟弟……」

姐姐有些呆呆的重复我的话

「恩」

「我们之间没有什么不能说的」

「是啊」

「弟弟我好开心」

姐姐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然后突然哭着抱住了我的头差点让我窒息了,毕竟

一个成年女性骑在我的身上抱住我的头,简直是胸案现场,虽然说姐姐身上穿着

毛衣其实并不影响我呼吸

「喂快停下,姐姐我要不能呼吸了」

「那个弟弟你知道吗?其实姐姐一直喜欢你哦,从小就喜欢你了,从见到你

的第一眼,你出生的那一刻,我就喜欢你了」

姐姐骑在我身上双手托着我的脸,因为逆光的关系我看不清姐姐的表情

「那个…我…我也喜欢姐姐啊」

我其实也喜欢姐姐的,作为家人的喜欢

「不是那种喜欢,是爱,I Love You!是爸爸妈妈之间的那种喜欢,弟弟我

爱你,你爱我吗?」

「啥?」

说完姐姐也没等我说什么直接吻了上来

「!!!」

事情好像大条了

半晌姐姐松开按住我脸的手,喘着气直起了身一脸娇羞中带着妩媚的看着我,

这个表情是我过去从没在姐姐脸上见到过的,那是只属于女人的表情,面前的一

脸女人表情的女人是我的姐姐我躁动的身体一下子凉了下来

我和姐姐的嘴之间拉出了一条白色丝线,我可以感觉到姐姐身上散发出惊人

的热量,姐姐的喘息声,以及姐姐那个带着肉欲的表情

继续继续

我呆呆的看着姐姐,姐姐看到好像被吓到我了,她自己也没想过自己居然那

么大胆的居然告白之后直接湿吻了自己的弟弟

姐姐吓到的从我身上手忙脚乱的滚了下来,因为慌乱姐姐直接摔到在地上,

姐姐的裙子卷到了腰部露出了白皙的大腿以及白色的内裤,我一直以为姐姐这样

经常换男友的应该会喜欢更大胆一些的内裤,不…现在不是想这种事情的时候

姐姐看着面容呆滞的我……可能是感觉自己做的事情有些太过骇人听闻了,

毕竟我和她是亲兄妹,是有血缘关系的,自己一时冲动做出了越界的事情,自己

的弟弟可能会因为这件事而疏远自己

姐姐一边哭一边道歉一边往门外爬去,在途中还摔了几下,喂喂……这样看

上去好像施暴的人是我啊

不过作为一个监禁犯来说姐姐没注意到自己出门忘记把门带上这件事……也

有一些过于大意了吧

我勉强的支起被拘束衣捆的死死的身子看着房门大开的地下室房大门一阵无

语,我的姐姐是个笨蛋啊

我坐起身之后站了起来,实际在被关起来之后我就试着站起来,因为地面太

软了不好着力所以才在地上蠕动,不过实际上我已经可以走动了(大概和僵尸一

样),我蹦蹦跳跳的从地下室一路跳了上去,恩地下室到楼上有楼梯假如没有必

要最好不好模仿因为这种行为十分危险,不过这个是不是有些像吃了「含笑半步

癫」打住打住不是想这种事情的时候了

我一路跳到姐姐家的玄关,大门就在眼前了,下面只要打开房门就可以获救

不过……果然还是无法放心啊,我又一路蹦蹦跳跳的上了二楼,说实话这样

做真的很费体力,不过因为穿着拘束衣上楼梯的行为实在过于危险,在楼梯口我

是坐在台阶上面一下一下的蹭上去的,我到了姐姐家的客房门口,姐姐应该已经

哭了好一会

房间里传来了姐姐的啜泣声,我蹦进去一看,姐姐还是穿着居家服抱着枕头

哭个不停姐姐哭的的确太入神了,居然连我一路上发出的蹦蹦蹦的声音都没注意

不过…话说姐姐为什么会在客房哭,一般哭不是应该在自己房间吗?

「那个…姐姐…你……你没事吧」

「诶!!弟弟你!!你怎么出来了!!你!!你怎么上来的啊!」

姐姐声音惊恐中带着哭腔的说着

「……你忘记锁门了」

话说姐姐现在怯弱的样子搞得我好像才是那个拘禁别人的人

「……」

「呜呜呜呜」

姐姐的一只手缓缓的当着我的面从大腿之间抽出手前面还在胡来的右手抓着

枕头捂着脸不敢看我,手指上晶莹的反光

「……」

额……其实之前姐姐的声音在之前就有些不对劲

原来姐姐并不是单纯在哭而是一边抱着枕头一边一只手在…自慰?喵喵喵??

仔细在看看发现姐姐的白色内裤已经被她自己退到膝盖的位置,而另外一只手被

姐姐夹在两腿之间做奇怪的事情

本来我想上来安慰一下姐姐……虽然受害者是我,我刚想进去就发现姐姐的

声音有些奇怪本来以为是以为哭的太伤心了,毕竟从最开始的小声哭泣慢慢的从

啜泣声变成了好像猫叫一样的声音,并且还一直叫我的名字……当时我并没有在

要不我还是回家算了……我看了一眼发现我跟上来之后夹着双腿坐起来抱着

枕头不敢看我的姐姐……话说姐姐你不知道你现在内裤还挂在腿弯上啊,你这样

的坐姿小穴那边已经泛滥成灾的情况我看的一清二楚了,你这样放福利真的好吗?

不过姐姐无意识的放福利是姐姐的事情,我要是肆无忌惮的看下去就有些不

太好了

说真的我想回家了

不过姐姐的哭声还是让我打消了这个念头蹦蹦跳跳的跳到了姐姐的床边上一

屁股坐到姐姐的身边,我感觉到姐姐发现我坐到她身边明显的浑身一颤,连哭声

都变得细不可闻,我有些不知道怎么和姐姐搭话了,想了想我就问了一句

「诶……姐姐你为什么做这种事情的时候一直喊我名字啊」

「……因为我喜欢你」

姐姐小说哔哔

「啥?」

「因为我喜欢你啊,笨蛋!笨蛋!大笨蛋!」

姐姐大声哔哔

「诶!诶!」

「人家就是喜欢你所以才会在做这种事情的时候拿你当配菜啊,你姐姐就是

个无可救药的变态喜欢自己的弟弟在自己家里还专门留了个弟弟的房间,每次弟

弟走之后都要在这个房间拿弟弟身上的味道当配菜的大变态啊」

姐姐兽性大发的一边用带着哭腔的声音诉说着一边把我按倒在床上,说起来

丢人因为拘束服的关系我连反抗的做不到姐姐直接将我按倒骑在我身上一边说着

对我的爱一边骑在我身上腰间前后摆动的蹭我的

「等等!先不说拿我当配菜的这件事,这个不是客厅吗?」

「笨蛋这个是属于你的房间」

「哈?」

「什么哈?你这个不懂人心的家伙!!!我真想…我真想骑到你脸上了」

姐姐现在下面是真空的要是骑到我脸上岂不是……拜托千万不要,飞龙骑脸

什么的千万不要

看着姐姐说完这句话之后越来越危险的表情,好吧……其实……姐姐肯定也

就说说而已的吧,毕竟虽然她自己这样说可是真让她这样做她自己肯定先都害羞

的不行的吧……大概

姐姐突然好像下定决心的直起身双腿用力坐了起来,然后因为腿发软又坐了

回去……我得做点什么,我灵光一闪想起了姐姐那个麻烦的体质

「那个姐姐你说这是属于我的房间是怎么回事」

姐姐被我突然的问题打断了一下,好吧前面说过姐姐是容易受精的体质,只

要在她做什么的时候打断她一下,她就会停下准备做的事情继续做当前的事情,

以前小时候不止一次感觉姐姐这种体质的麻烦,因为和姐姐一起玩电动的时候姐

姐经常因为这种事情死掉,最后总是变成姐姐在我边上看我玩,而我在玩电动的

事情,现在回想起来姐姐其实是在看我而不是在看电动……

不过现在谢天谢地感谢姐姐的这个体质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姐姐短暂沉默之后一边继续在我身上腰部虽然缓慢可是稳定的前后蹭动,一

边红着脸小声的说着

「啥?」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啦,我家里才没有什么客房的,我又从不留人过夜的哪

有什么客房,这个房间本来就是特意为你准备的,你不是有时候会到我这里玩吗?

玩的太晚还会留宿,虽然最开始是想让你和我一起睡觉的,就和小时候一样不过

……我们小学三年级之后爸爸妈妈就让我们分房间睡觉了,那个房间是担心你会

被我吓到以后不敢来玩才准备的,不过估计你不会同意的所以才弄的房间的」

姐姐叹了一口气停下了腰部的动作,弯下腰亲了我一口

姐姐的眼神充满幽怨

「明明小时候那么听话,长大了就有自己的想法」

不是有时候…是每次来玩你都要留我好几天,而且不是我来玩每次都是你叫

我来玩的,说做了我最喜欢吃的……

「我还伤心了很久,不过我后面才明白爸爸妈妈为什么要这样做,假如不是

那个时候分开了,我估计早就做下不可挽回的事情了,真可惜」

「…诶是这样啊哈哈哈」

真可惜是什么鬼,我干笑了几声

「不过现在也来得及」

「啥?」

来得及是什么鬼!!!

「那个弟弟,假如…我是说假如,姐姐要是对你做了过分的事情,你能原谅

姐姐吗?」

姐姐一脸认真的双手撑在我的脑袋边上俯视着我,硕大的乳袋就悬在我头上

犹如悬在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姐姐的形象大概是这样的,请无视背后的那双手)

「那个弟弟,假如…我是说假如,姐姐要是对你做了过分的事情,你能原谅

姐姐吗?」

姐姐一脸认真的双手撑在我的脑袋边上,硕大的乳袋就悬在我头上犹如悬在

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最后我应该还是会原谅姐姐的」

我短暂的思考之后说出了这句话

「弟弟你答应了吗?那么我们择日不如撞日……干脆」

姐姐双手捂着自己羞的通红的脸颊露出一副被手枪击中一样的发情的表情,

因为双手托着脸颊姐姐胸前的巨乳被挤压的显得更加醒目了甚至可以看到凸点,

姐姐难道里面没穿吗?虽然说是居家服可是这也有点太过了吧

「可是我无法原谅对姐姐做出这种事的自己」

我赶忙用最严肃的表情对姐姐说出这句话,毕竟假如真的做出这种事情,我

最多被唾弃姐姐的一生就完了

「诶……可是这件事并不是弟弟的错啊」

看着我把责任归咎到自己身上,姐姐有些惊慌失措,对于我责备她或者不原

谅她都不是不能忍受的,姐姐无法忍受我受到任何伤害,哪怕伤害是来自我自己

的也不行,没办法她就是这样一个无可救药的弟控,从很小的时候她就已经发现

这件事情了,在和弟弟一起玩电动的时候自己看弟弟的时间明显比看电动的时间

长,弟弟认真起来确实最帅气了,虽然自己也知道自己这种行为是诡异的,是不

溶于社会的,哪怕自己也试图寻找和弟弟有相同点的男友可是最终男友和弟弟的

不同在交往一段时间之后都会无限放大,最终自己无法接受一个赝品,毕竟赝品

放在正品面前,不管和弟弟多么相似的最终都会被比下去

毕竟这个并不是弟弟

「喜欢弟弟是我的事情,弟弟完全不需要负责的也不需要内疚,这一切都是

姐姐自愿的,就算你不喜欢我也没关系,你不回应也没关系,就算你……」

姐姐看着把错归咎到自己身上的弟弟慌乱的想把责任归咎到自己身上

「可是最后亲眼看着姐姐做下错误事情而没有去阻止姐姐的人不就是我吗?」

我看着姐姐冷冷的说着

「…真是个笨蛋…明明……明明不对的人是我啊」

姐姐说着眼泪一粒一粒的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止都止不住,明明被弟弟拒绝

了,明明自己的心疼的厉害可是为什么自己会那么开心

姐姐骑在我身上躺下来抱着我头,之前一直悬挂在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和

乳袋也直接落在我的头上

「那个姐姐…你」

我感觉到脸上的柔软以及姐姐止不住的啜泣声

「对不起…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就让姐姐任性一次,让

我闻一闻你身上的味道,我就抱着你…我什么都不做,我什么都不会在做了,就

抱着你就好了,拜托不要再拒绝我了,求求你不要离开我,不要疏远我,就和以

前一样就好了,拜托,求求你」

我张了张嘴,感受到姐姐抱着我的脑袋吮吸我身上的气息,以及颤抖的厉害

发着热气的身躯,丰满的胸部以及可以感受到的心跳声,最后无奈的应了一声没

有在说什么

***

***

***

我带着自己的两个孩子在厨房准备吃的,自己的两个孩子两个可爱的小东西,

哥哥和妹妹

哥哥带着妹妹一直拉着自己的裙子叽叽喳喳的说想帮忙,虽然这两个小东西

说是帮忙其实就是在一起玩,最后弄得一团糟还是要自己收拾,可是这是自己生

的又有什么办法

强行扮出生气的样子让哥哥带妹妹去客厅玩,可惜着两个小家伙一眼就看出

妈妈并没有真的生气,睁着闪闪发光的大眼睛看着自己,最终自己败下阵来叹了

一口气带着两个小家伙一起做饼干,妹妹捏了一个小兔子说要送给哥哥,妹妹脸

上粘了白色的面粉哥哥帮妹妹擦干净,哥哥用面团捏了一架小飞机,真是的这两

个小家伙把这个单纯橡皮泥了吗?

自己和自己丈夫在一起已经很久了,虽然自己和丈夫其实并没有结婚在法律

上自己和他其实并不算夫妻,不过自己有属于自己的家,有那个男人的孩子,哪

怕那个男人是自己的亲弟弟,亲姐弟结合的这件事本身就是不溶于社会的,是一

件任何人都不能告诉的事情,可是自己感觉很幸福

虽然老公其实是自己弟弟,虽然最初结合也是磕磕绊绊的,弟弟完全是个榆

木脑袋或者说其实弟弟什么都知道只是不愿意也不能回应,自己也曾经考虑是不

是不要孩子,近亲结婚出现畸形儿的可能性很大,可是最后自己还是获得想要的

一切都得到了

犹如梦幻一般的现实,可爱的孩子,深爱自己的丈夫,没有人认识自己的地

叮咚~~叮咚~~叮咚~~

突然传来了门铃的声音,是自己丈夫回来了吧,算算时间也应该是自己的丈

夫回来的时间了,捏了捏哥哥的鼻子让他照顾好妹妹,我一边喊着「请稍等,马

上就来」的声音出了大门口

***

***

***

外面传来了门铃声

「请稍等…马上就来」

姐姐闭着眼发出微弱的呢喃声,事实上被人当成人形抱枕是一件不怎么舒服

的事情,就算抱着你的人是个香喷喷的大美女,可是你穿着拘束服只能像个咸鱼

一样直挺挺的躺在床上,而且又渴又饿,还想尿尿

姐姐一只手抱着我,脑袋靠在我的肩膀上,大腿也直接搭在我的小腹的位置,

姐姐并没有把内裤穿回去也就是说是和我大概就隔着一层拘束服的距离……

看着姐姐幸福的睡颜实在不忍心叫醒姐姐

毕竟对自己弟弟有着不伦的想法姐姐的压力也很大吧,有些想替姐姐整理一

下散乱的头发,不过我被拘束服捆的厉害

这时候门铃的声音停下来了,我边上突然传来了手机铃声……等等这个是我

的手机吧

这个时候姐姐也被手机吵醒了,先是迷迷糊糊的看了周围一眼,然后说着

「老公接电话啊」的声音中睡过去了

「……」

老公是什么鬼

「喂!姐姐有人按门铃」

「……」

姐姐睁开眼看着我身上的拘束服,不知道为什么一下子变得特别失落的抱着

我哭了起来

「没有了,没有了,没有了」

「喂喂先别哭啊,姐姐看一下谁打电话来的」

「没有了没有了」

最终在我的一再呼唤下姐姐一边擦眼泪一边从桌子上拿起了我的手机放到我

面前

王建国

109个未接电话

36条短信

「……」

这个时候楼下又传来了门铃的声音

「……那个姐姐估计是我的责任编辑,你快帮我松开啊,太慢了说不定他会

破门而入的」

「诶!!!破门而入??」

姐姐被我说的话下了一跳!!!

「他为了催稿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私闯民宅,绑架宠物,涉嫌破坏财物,

删存档,盗游戏号他都做过的,我亲眼见过他一只手放在删除角色按键上面一边

催稿的」

「总之你先帮我解开来,再晚就来不及了」

「我…我马上帮你解开来」

「我里面怎么没穿衣服啊」

「诶!!说明书写了穿这个里面不能穿衣服的…不然容易弄伤的所以……」

「姐姐你说个实话这个拘束服你到底哪里搞来的啊」

「就是网站…网站上面,情趣服装那边找的……」

「……啥?为啥特意买」

「我怕用绳子把你弄伤了啊,笨蛋大笨蛋」

「咳咳,那个姐姐你去帮我把衣服拿过来」

「那个…那个…恩…我…我不小心弄脏了」

姐姐神情闪烁的想避开这个话题

「弄脏了?」

额…姐姐不会拿我的衣服去做奇怪的事情了吧

「总之就是不小心弄脏了」

姐姐脸羞红着脸说着

***

***

***

我叫王建国是一个责任编辑

我主要负责的几个作家的写作工作,事实上我手下有不止一个签约的作家,

而那些作家就没有一个是让人省心的

自己平时的主要工作就是催稿,曾经试过凌晨打着手电拿刀逼着一个作家在

天台赶稿而在业界名声鹤起

今天主要是为了催稿,虽然离截稿还有半个月

催稿的也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天才作家没有什么脱稿欠搞的劣迹,而且出道第

一部作品就一炮走红,以超过二十年的责任编辑的经验看,只要不走歪这个作家

未来绝对是业内顶尖人才

可是这些作者假如一开始摸鱼之后就会越来越摸,最后成为一个一个月就写

一点东西的废物,自己曾经见过无数这样的人

关键是因为稿费以及以前的作品的收入一般来说这些作家都没有什么缺钱的

情况会出现,写作也就越来越摸最终,责任编辑的压力就越来越大,不单单是来

自上头还有未完成作品的读者的压力

为此我甚至在我负责的作者手机里面安装了定位系统,你说这是犯罪???

抱歉法律已经无法阻止我了,别说躲在亲戚家里面就算躲进山里也没有用

心中想着等等如何催稿,实际上假如不是一直不接电话有畏罪潜逃的可能性

自己也不至于上门去堵人

等这根烟抽完我就直接踹门吧,我记得车后箱里面放着一把电锯的,假如踹

不开就用电锯破门吧

因为情况紧急,加上其实拘束服姐姐其实也没用过我身上穿着的是她第一次

用在别人身上…诶说实话要是用过的话就太糟糕了,加上我一直乱动一时间居然

完全解不开了绑住的带子,姐姐正着急的这时候楼下传来汽车警报器的声音,我

赶忙让姐姐等一下,说完蹦蹦跳跳的到了窗户边上往楼下看

「他手上拿着的……是电锯吧」

我看着楼下,我的负责编辑王建国从汽车后备箱拿出了一个电锯?

「呜呜呜,当作家那么危险你以后不要在当作家了吧,我…我养你吧」

跟在我后面的姐姐也看到王建国从后备箱拿着电锯的样子,吓的瑟瑟发抖的

抱着我

「额……」

「对了,等等你…你快跑吧,等等我拦着他,你跑就好了,我的车钥匙你拿

着开车快跑」

说着姐姐眼泪汪汪的开始拼命的试图解开我的拘束服,说实话姐姐决定让我

一个人逃命一个人去面对疑似变态杀人狂的责任编辑想帮我争取时间很让人感动

不过……

「我…我喜欢你,弟弟我真非常喜欢你,是男女的那种喜欢,我一直想和你

一起生孩子,想生两个…一个男孩一个女孩,然后我们一起去个没有人认识我们

的地方一起生活,就算无法结婚也没关系,就算你想和其他人结婚也没有关系,

我会乖乖的,绝对不会打扰你生活,你不工作也好我会负责赚钱的,你把我当成

ATM 也可以,你只要偶尔来看看姐姐就好了,真的只要偶尔来看看姐姐就好了…

你快跑吧」

「那个…姐姐你帮我把手机拿来一下,你回拨一下王建国我说一下就好了」

看着姐姐越说越不着调了我赶忙阻止了姐姐继续说下去

「诶…」

「在晚点就要换门了」

我俯视着楼下被附近警察拦住问话的责任编辑

***

***

***

「你那你一个人在这里晃来晃去的干什么」

说完警察一只手按着对讲机小声的说着,开始叫人了

「额…警察同志你误会了,我不是来寻仇的,我是来找一个朋友的」

王建国一边试图和巡警解释自己真是来找人的,虽然是拿着电锯

「拿着电锯找朋友」

「那个我是个责任编辑,我手下负责的一个作家突然不见了,我是来找人的」

「我跟你讲警察局就在附近」

叮叮叮盯

「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

「哦,因为家里太吵所以去姐姐那边写作?这样啊,突然电话联系不到,我

还以为你跑了呢?稿子可以按时上交?哦哦稿子其实已经写好了随时可以上交了

吗?那你晚点发我邮箱吧,我帮你校对一下,恩没有其他事情了,恩恩好的我这

里还有点事,恩先挂了」

「那个警察同志我朋友已经和我联系了,现在没事了,那个我可不可以先走

了」

「你等等,先别急着走,你和我去走一趟,手上的电锯先放在地上」

「额!!……好吧」

我从二楼窗户上俯视着看着被被警察拷在车子边上之后被带走的王建国同志,

虽然有些对不起他,明明其实只要我出面解释一下就好的,不过穿着拘束服下去

解释的话……总之对不起了王建国,我下次请你吃饭,在心中默默的对我的负责

编辑道了个歉之后就将这件事抛到脑后了,毕竟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

「危险解除了……那个姐姐你能不能松开一下啊,你抱的我快喘不上气了」

「呜呜呜,吓死我了,弟弟不要当作家了好不好」

看着被警察带走的危险分子姐姐松了一口气之后,抬起头泪眼朦胧的看着我

「诶…其实也不是很危险的,那个他只是吓唬我的,不会真的动手的,总之

姐姐你先帮我解开一下吧,我有点难受了」

毕竟被捆了那么久说实话我尿急的不行

「才不要」

姐姐低头思考了一会,认真的看着我

「哈?」

「你不答应我放弃当作家我绝对不会把你放开的」

一边说姐姐一边怀抱着我把我背后的已经解开一半皮带往回锁

「诶!姐姐先把我放了啊」

「好危险的,不要当作家了啊,姐姐养你啊」

「虽然姐姐说养我很让人我感动,可不可以先把我放了啊」

「才不要,除非你答应我不当作家了」

看着执拗的姐姐我不由的头疼起来,而且因为姐姐一直面对着抱着我,姐姐

的胸一直有意无意的蹭着我的手,加上尿急我的身体不由得产生了本能的反应,

这一切也被正面抱着我的姐姐感觉到了

姐姐脸一红然后抱紧我踮起脚一只脚翘起来绕过我的腰夹着我磨蹭着,对这

我的耳朵吹气

因为双脚也被捆了我立刻有点重心不稳差点摔倒了,直接往姐姐身上倒去

「你这个口是心非的坏家伙」

姐姐的一红小声的说着

「那个……其实我想尿尿,而且我现在又渴又饿,可不可以先帮我解开啊,

我现在很难受」

「那么你是想先吃饭还先吃我呢?」

「诶诶!!」

「姐姐刚刚已经想清楚了,姐姐没有你不行,就算你生气姐姐也想做,干脆

我们今天生米煮成熟饭吧」

「!!!」

「而且其实你也很想要吧,明明都已经那么大了」

说着姐姐一只手顺着我的身体摸上我的小宝贝

「我不是,我没有,别胡说」

我一边扭动着身子一边赶忙的否认

「我记得买的时候说明书上面说下面有扣子可以直接解开来着的」

说着姐姐开始在我的下面摸索起来

「姐姐!」

我大喊了一声

姐姐一脸疑惑的看着

「真的不行」

我一脸无语的看着明显已经发情到上头被我呵斥有些委屈的姐姐

「这样啊……那不当作家好不好啊」

「那个我在想想」

「那我继续了」

「我知道了,总之快停下来吧……最少给我点时间吧,而且姐姐你不需要做

到这程度的」

「诶…你发现了啊」

姐姐有些不好意思的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你可是我姐姐,就算是想让我放弃写作也不需要这样啊」

我没好气的看了一眼姐姐

「嘿嘿嘿,那个你肯定饿了吧我给你弄点吃的吧」

「先帮我解开」

「唯独这个不行」

「诶??为什么啊」

「因为今天你是属于我的」

「额……可是我想尿尿了,我这样被捆住没办法啊,我都憋了一天了」

「我帮你把着」

「啥?」

「我帮你扶着而且保证不偷看,拜托了」

「绝对的不行」

「为什么啊?」

「……」

「我是属于背后站着人就没办法尿尿的那种人」

「就连姐姐也不行吗?」

姐姐的声音带着哭腔

「……」

神啊救救我吧

To be continued

第2章

「真不行」

「真是的………明明都………都到卫生间了,而且你憋着不难受吗?」

我站在马桶前面做最后的挣扎………是以被姐姐从背后抱着的姿势挣扎着,

而且因为姐姐比我矮一节就算垫着脚也没办法把脑袋放到我肩膀上,而且因为我

的不允许姐姐也没办法从侧面的把脑袋探出来,最终的结果就是姐姐只能从背后

站着伸出两只手在看不到的情况下摸索着

「那个………………姐姐还是帮我解开吧」

「我正在解啊,你又不让我看,我只能摸的」

「……………我是说这个手上的皮带,你解开了我就可以自己来了」

我看着姐姐在我背后两只小手一直摸索在我胯下找那个口子……………虽然

看不见姐姐的表情,不过背后粗重的喘气声还是暴露了姐姐现在十分兴奋的状态,

我总觉得这样下去要出事,所以赶忙和姐姐搭话让她停下手上的事情

「不要不要,明明说好了今天属于我的…………而且我不是已经解开了一半

的皮带了吗?」姐姐一副要哭出来的表情,从背后抱着我,脑袋埋在我的背上左

右晃动的耍起赖来

「喂!这种话我根本没说过啊,而且你只解开了我脚上的皮带啊」

「啊!没说过吗?」

「当然没说过,而且重点是你根本没有解开我上半身的皮带」

「那就当说过吧」短暂的沉默之后姐姐一副不以为意的口吻说出了这句话

「诶!诶!重点不是这个吧」

「那就当说过吧,那就当说过吧,那就当说过吧」姐姐开启了复读姬模式

「…………………」事实证明假如女人想耍赖你根本没有办法

「嘘嘘嘘嘘……」

「喂!!!姐姐!!!」

「嘿嘿嘿!嗝,你小时候不是也经常在我想尿尿时候吹口哨吗?然后看我一

副忍不住又不好意思说出来的表情以此为乐吗?嘿嘿嘿小时候你就那么鬼畜」

「虽然我小时候的确喜欢吹口哨,可是这种事情我根本没有做过好吧」

「这样啊………可能我记错了吧,不过很早以前就想这样做了,而且你怎么

知道你没做过?我想尿尿又不会告诉你,抓到了」

淦!!关顾着和姐姐说话了,没注意到姐姐居然摸索着解开前面的口子了

「那个弟弟你知道吗?你有一个习惯哦,就是假如做事情的时候只要有人突

然和你说话你就会完全不在意之前做的事情,而且小东西变得很精神了啊,是因

为姐姐的关系吗?」

「…………………等等姐姐快停下来」

我弯下腰躲避着姐姐那个胡来的右手,不过因为上半身被捆又被姐姐一只手

抱着我的挣扎显得那么的无力,最终我的要害还是被姐姐抓到了…………淦全完

「快松手!!!你这样子我是没办法尿出来的」

我感觉到我的小东西因为被姐姐抓在手上而梆硬的厉害

「才不要,这是我抓到的宝可梦,不过尿不出来……是因为背后站人了吗?

要不我站在你边上吧」姐姐的声音有些雀雀跃试

「你以为是因为谁啊」我忍着奇怪的感觉咬着牙从嘴里挤出了这句话

「嘿嘿嘿………那个有感觉了吗?」

「还是不行,你抓着那么紧我没办法的」

我试着努力了一下,不过被姐姐抓着果然无论如何都还是不行

「我听说好像男孩子硬着的是尿不出来,要不…………我帮你弄软了?我记

得看网上说只要像玩摇杆一样就好了」

姐姐想了想提出了个建议,说着像抓着「夹娃娃机」的摇杆开始左右摇晃了

起来

「喂快住手,别这样」

「那个弟弟你的……你的那个热热的还一跳一跳的真好玩………难道因为姐

姐的手你感觉到兴奋了吗?假如是你的话可以的哦,姐姐其实知道正确的手法哦

……而且姐姐下面现在什么都没穿哦……现在感觉凉飕飕的「姐姐踮起脚对着我

的耳朵小声的说着

「……………快住手,你…………你这样我更尿不出来了,你在这样我生气

了」我涨红着脸,一部分是因为是害羞更大一部分是因为对姐姐明显有些瞎胡闹

的动作居然起反应了感觉到强烈的羞耻

「真是的,真不可爱,真小气」

姐姐看我真的好像有些生气,只好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有些别扭的用脸贴着

我的后背翘起一只脚「好了好了不捣乱了,你快点尿吧」

我感觉着背后姐姐的柔软和有些冰凉的小手,不争气的身体老实的不行,必

须把姐姐支走我感觉着背后姐姐的柔软和有些冰凉的小手,不争气的身体老实的

不行梆硬的不行,必须把姐姐支走

「那个姐姐你………」

「那个弟弟你能不能快点啊…………」

我正想用什么借口让姐姐出去,被姐姐扶着我的实在没办法软下来,刚要开

口就被姐姐堵回来了

「额…………你这样我想快也没办法啊,怎么了?」

「那个我其实好像………也有点…………想尿尿了…………」

「啥??」背后姐姐有些着急的在磨蹭大腿

「那个………我也好长时间没尿尿了,而且跟着你一起上厕所…………刚刚

还吹了口哨,我……我现在也有点想了…………」对了姐姐出现在我面前之后一

直到现在都没有上过厕所…………也就是说

「不是吧…………你是小学生吗?因为和人一起去厕所就会想尿尿」

「总之快……快点,快点尿………我………我好像有点憋不住了」

姐姐抽回之前一直扶着我的那只手,转而一只手抓着我的衣服一只手捂着自

己的小腹

「要不你先去楼上的卫生间吧」

「那个………好像已经没办法走楼梯了………」姐姐在我背后小声的说着

「怎么突然就要尿了啊」

我有些崩溃了,我这里事没完结果姐姐居然也想尿了

「刚刚关……关顾着玩了…………没注意…………」

承认了!!!承认是在玩了!!!我的天!!!!虽然心理万分想吐槽,不

过这种时候不应该考虑这个先让姐姐把我的拘束服给解开吧

「那个………………………姐姐先帮我解开皮带吧」

「不行不行,只有这件事不行」

姐姐头摇的和拨浪鼓一样,虽然急的的厉害可是姐姐还是不同意解开

「这种时候就不要坚持这件事了啊」

「呜呜呜你吼我」

「好吧对不起对不起」

「哼,原谅你了,可是我现在…………………已经漏出来一点了」

我回头看了一眼,姐姐松开了抓着我的手双手抱着小腹抬着头看着我不时磨

蹭着裙子下的双腿

「那个不是我偷看的」

「?」

「那个你转身我看到了」我赶忙转了过去

「那个要不你先尿吧」

「那………那………我先帮你装回去吧」

「…………………」

之后姐姐试着捂着眼睛从指缝偷偷看着想把我的鸡儿装回去

理所当然的失败了,就和飞机的充气滑梯要是被打开想在装回去很不现实一

样,要不是我弯腰阻止姐姐功能过分的动作差点就出丑了,我制止了姐姐试图帮

我弄软在放进去的想法,虽然姐姐显得很失望就是了,结果现在变成,我穿着拘

束服挺着鸡儿站在马桶前面,姐姐捂着眼睛坐在马桶圈上面,因为尴尬我转过了

身因为最怕空气太安静我不得不找点话来说

「那个……姐姐你好了吗?」

我偷偷的看了一眼坐在马桶上已经好一会的姐姐,姐姐的裙子被她自己卷到

了腰间,说实话我也是第一次知道女性上厕所是直接把裙子卷起来的

「在弟弟面前尿不出来…………………………」

姐姐努力了一会,最终还是捂着脸放弃了

「明明急的厉害,可是一想到在弟弟就面前就没办法了………难道是我面前

站着人就没办法尿尿的那种人吗?假如是弟弟的话应该没问题的啊」

「……………………………」

在弟弟面前当着弟弟的面可以泰然自若的尿尿,那问题可就大了去了好吧

「我知道了肯定是因为弟弟没有看着我的关系」

「………………我还是出去吧」

无视已经明显脑子出问题已经开始姐姐的胡言乱语我说完我直接往卫生间门

口走过去

「啊……门锁了………额……着就没办法了,恩?怎么了姐姐」

我有些尴尬的转过身对着姐姐,发现姐姐的表情有些不对

「嘘嘘嘘……」

发现我看着她,姐姐有些心虚的偏过头吹着口哨

「别……别吹了」

我低头看了一眼遵从本能依旧昂首挺胸的神奇宝贝,背过了身

「…………姐姐你开一下门吧,我去外面等着吧」

「那个…………我在努力一下就好了」

喂!!就不要在这种事情上面努力啊!!这算什么??努力在弟弟面前尿尿!!

挑战自己羞耻心的事情就不要努力了啊!!!

「…………这种事情没办法努力的放弃吧」

虽然心理有千言万语不轨最后我还是尽可能轻描淡写的让姐姐放弃这种行为

「站在前面的人是我弟弟,站在前面的人是我弟弟,站在前面的人是我弟弟,

只要是弟弟就没问题了」

「喂!!!别这样啊」

「哎哟!!!!」

姐姐被我一吓身体一抖,安静的卫生间里传来了水流冲击瓷砖的声音,虽然

立刻就停下来了

「你……你欺负人」姐姐捂着脸连声音都带着哭腔的

额……姐姐的裸足踮着的脚尖,因为裙子卷起的关系,从我角度可以很清晰

的看到姐姐白皙的大腿不自主的在抖

「那个……你别哭啊………………那个尿尿时候念弟弟名字很奇怪的啊」

突然大声说话应该是我不对…………不过也不能完全说是我的责任

「哪里奇怪了,明明我……我每天每时每刻都在想的事情哪里奇怪的………

………」

姐姐偷偷打开指缝从捂着脸的手中小心翼翼的偷偷的看了我一眼

「那个姐姐你现在尿的出来吗…………………」

直觉告诉我最好不要接这个茬,不过………我问的这个问题感觉也是有问题

「那个…………现在好像又不行了……………要……要不你在凶我一下」

「…………………你还是给我开一下门吧,拜托了姐姐」

实在没法子了,我只能让姐姐帮我开门让我回避一下,不然估计再过不久不

是姐姐失禁就是我失禁了

「既然你都这样说了」

姐姐将裙子放下来站了起来走了两步到我面前,然后姐姐抓着我的衣服一角,

抬起头一副快哭出来的表情看着我

「姐姐你?……你怎么了?」

「呜呜呜,我……我………我好像要……要尿出来了」

我低头看着姐姐勉强站着的身子微微发抖,姐姐裙子的前面慢慢的出现水痕

之后痕迹越来越大,最终被浸湿了一块,姐姐两腿之间的地上顺着姐姐的腿积攒

了一小滩水,最后姐姐脚一软的瘫倒在那摊水上面,因为前面姐姐拉着我,我转

过了身子,现在我的宝可梦就在我姐姐的脸的前方,现………现在怎么办………

狭小空间,反锁的房门,当着弟弟面放尿后放弃思考只会掩面哭泣的姐姐,

双手被拘束服捆的死死的胯下宝可梦还在姐姐面前对这姐姐竖旗子的我没有最尴

尬只有更尴尬

「那个…………姐姐……………」

「呜呜呜」

姐姐侧坐在地上捂着脸不敢看我,虽然这个时候我认为应该安慰姐姐一下,

不就是当着弟弟的面尿了吗?没什么的,你前面还千方百计的想看弟弟尿尿的…

…………可是现在情况不对因为………………

「那个…………我也要好像要尿出来了」

实际上我忍到现在已经到了极限了

「诶」

姐姐一脸呆滞的抬头有些发愣的看着我,因为我正对着姐姐我的宝可梦也理

所当然的对这姐姐,然后已经到了极限的我,就这样面对面的,尿了姐姐一脸

「…………………」

「对……对不起……对不起」

我不知道用什么表情好了,只好干巴巴的道着歉

姐姐坐在她和我尿液的上面,捂着脸哭了起来虽然姐姐的确感觉的确很温暖,

可是还是感觉很羞耻,虽然是弟弟的可是还是觉得很羞耻,感觉自己作为一个姐

姐失格了,虽然很早以前就已经失格了,姐姐的心情复杂,有些想逃避现实了身

体的放松,精神上的羞耻感,矛盾的情感侵蚀着姐姐思维,一方面感觉弟弟也尿

了不是自己一个人的窃喜和弟弟也和自己做了一样的事情(失禁了)的安心感?

突然感觉不是那么难以接受了

我看着姐姐不知道为什么慢慢停下了哭泣………明明我什么还没做啊

「都……都怪你,都弄脏了」

姐姐一边啜泣一边看了看被我弄湿了的毛衣,小声的抱怨起来

「额………对……对不去」

看着姐姐因为我变的湿湿的头发,恩………这个是我的错,除了道歉我实在

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尿了姐姐一身这种事………好吧以前根本没遇到过

「你……你把我弄脏了………你……你要负责」

「诶…………」

「真是的……和小时候一样,尿到我身上然后就装傻了」

姐姐幽怨的看了我一样然后挣扎的想站起来,然后因为腿软又摔了回去

「我……我腿好像使不上劲了」

「我也很想扶你起来………………」

我看了看身上穿着的拘束服

「我……我不管」

「要不你帮我解开吧」

姐姐双手抱着胸,扭过头耍起性子了

「解开啊…………………」

「解开了我才能扶你起来啊」

没办法为了解放双手我只好像哄小孩一样哄姐姐,感觉有些微妙啊

「只是扶起来啊………」

姐姐一副相当失望的表情

「…………不然难不成还把你抱起来吗?」

「也不是不可以,就……就让你占点便宜吧」

我无语的看着明明很高兴却强行装出一副我占了大便宜的姐姐……

……怎么感觉这样做好像被占便宜的人是我吧

To be continued

英雄之城2安卓手游

中超风云2官方最新版

彩票978app最新版

王者圣域传奇手机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