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镜片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眼镜片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事连篇之邪降1[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4:15:12 阅读: 来源:眼镜片厂家

十八岁的文显来自农村,自高中毕业就因家庭贫困不得已辍学,帮助父母干些农活。然而他不甘屈居于落后的农村,他要去大城市打拼,摆脱这几世的贫穷。

可世事无常,文显本就社会经验不足,再加上出自农村,根本无人看得起他。来到C市已有七天啦!文显被人骗的身无分文,几乎沦落为大街上的乞丐,整个人也由当初得雄心壮志变得萎靡不振。

直到某一天,在大街上游荡的文显撞到了一个人,这个人全身黑袍笼罩,声音嘶哑,像是一个老者。那老者把他带到了一个非常宽阔的别墅,然而这幢别墅并不建在城市里,它建在临近这座城市的一座山上。

这幢别墅与其它别墅的构造有些不同,首先它的颜色与正常的别墅不一样,它通体黑色,让人感到异常的压抑。其次,这幢别墅似是而非,看起来更像一座城堡,只不过小些而已。

在这别墅内,老者露出了本来面貌,他瘦骨嶙峋,皮肤枯燥如柴,一双眸子显得其人极为阴沉,看似并非其善之辈,但其人又岂能以容貌来评判。

那老者嘶哑的对他说道:“我大限降至,一身所学并无衣钵传人,我将一生所学传于你,你可愿意”说着递给文显一本厚厚的书。书本看似非常古朴,通体泛着黑色,上书为繁体字,也亏着文显虽是高中文化水平,但对古字略有研究,他看那上面赫然写着“降头”两字。

文显答应了老者的意愿,并拜他为师,跟其学习降头之术。一晃眼,三个月的时间过去啦!文显也只是学了些皮毛,而那老者却是不行啦!而他临死之前再三的交代不可用此术用来害人,但是文显却……。

灯红酒绿的酒吧内,一略显娇媚的女子正独自喝着酒,看情形她的心情并不好,她大口大口得喝着闷酒。这女人名叫王艳,这酒吧正是她的,像这样的酒吧她总共有五家,典型的女强人。

之所以喝闷酒,那是因为她喜欢的人跟别人结婚了。说来好笑,对于王艳她并不缺钱,理所当然的找男朋友极为容易,可是那些男人都是为了她的钱,交往个没几天,王艳就把人给踹了。

终于,她遇到了高中时的一个同学,她在高中时就很喜欢他,听说他没有女朋友,便主动去接近并追他。可是,他并不喜欢她,直到某一天她收到了他的结婚请柬,她的心一片冰凉,不然她又怎么会如此的喝闷酒。

她的面前已有七八个空酒瓶子,可见她喝了很多的酒,可她依然还在喝着酒,倒上酒拿起酒杯,她刚要继续喝,一只手突然拉住了她的手臂,这是一个西装革履皮肤皙白,看上去有些文绉绉的青年。

只见他缓缓的开口说道:“一个人喝闷酒多显无聊啊!小姐若不嫌弃,我陪你喝一杯如何”。

刚要发作的王艳,看到眼前俊秀的青年本已醉意朦胧的双眼不由得一亮,但也只是稍纵即逝而已,随即淡淡的说道:“坐吧!想喝什么自己点”。

青年并未答话,拿起她面前的酒便喝了起来。喝了一口酒之后说道:“小姐可是因为情感之事而发愁呢”?

“你怎么知道”说完这句话,王艳突然觉的自己刚才冒失了,随即闭口不再言语。

青年淡淡一笑说道:“你的脸部表情出卖了你,它告诉我你为情而困”。

心情本不好的王艳扑哧一笑,轻语道:“你还会看相啊!”“我不但会看相,我还知道你喜欢的人已经结婚了”

“你调查我”王艳有些愤怒,青年摇了摇头说道:“我注意你很久了,你不认识我,我却认识你,你是这家酒吧的老板,你叫王艳,你家住在……”青年侃侃而谈。

“你还调查的挺深的,你到底有什么企图”王艳顿时眼神有些冷意。

“别误会,我之所以了解你,那是因为我喜欢你”青年很随意的说道。

王艳心想又是冲钱来的,直接了当的说道:“我可没工夫跟你这小白脸耗,你想玩,我不奉陪”说完,站了起来,头也不回的走了。

那青年冲着王艳喊道:“我会让你爱上我的”,他笑了,确切的说是看着手里的一缕头发笑了,而这个青年便是学习降头的文显。

……

忽忽过了几日,这一天王艳早上刚起床,没来由的突然想起了那天和她攀谈的青年,她竟然有些想见他。王艳甩了甩脑袋,怎么会有这种想法,我只见他一面而已。

>>

而另一个地方,文显正将两缕头发绑在了一起,放在了一形态诡异的圆盘上,口中念念叨叨的,好像是咒语。随即,他咬破了手指,将血滴在了头发上,接着又放上了两个小布偶一般的娃娃。

“功成,这次看你还不爱上我”原来文显在下降头,他的目的便是为了王艳能够爱上他,不过他真的只是单纯的为了爱情吗?

还是那个酒吧,王艳正独自喝着酒,文显悄无声息的走到她的身边,笑吟吟的略带调戏般的对王艳说道:“不知小姐可曾想我了吗”?

王艳吓了一跳,等看清是文显时,眉宇间竟显现出一抹淡淡的欣喜,稍纵即逝,随即淡淡的说道:“谁会想你啊!你又是我什么人,我会想你”。

“你不想我,但你可让奴家想煞了”文显竟来了这么一出。王艳掩嘴而笑,轻笑道:“你叫什么名字啊!你这人也太搞了”。

“鄙人文显”“噗哧”王艳再次的笑了起来,随即两人竟聊了起来。

自此以后两人竟聊在了一起,确立了恋爱关系,很快就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并且领了结婚证,只差举办宴席了。

可是在某一天,王艳突然只觉的腹中疼痛难忍,就像肚子内有钉子在钉她一般,她疼的在家中不停地翻滚,偏偏文显又不在家。

黑色的别墅内,在一供桌上,摆着一布偶,仔细看去有些像王艳。文显正对着布偶施法,随着他的双手凭空往下摁,竟看到有些钉子往布偶的身上扎,随着深入竟还能看到鲜血从布偶的身上渗出。很明显文显正在下降头,而且是折磨人的降头。

“啊…啊…”凄砺的惨叫从王艳的口中传出,她忍着疼痛爬行着拿到了手机,给文显打电话,电话提示不在服务区。她顿时有些无助,他究竟去了哪里,她只好忍着剧痛拨打了120。

等医生赶到时,王艳已经昏厥过去。而文显也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有些阴沉的自语道:“看你还不死,你死了所有的家产都是我的”。

医院内,医生正在给王艳做手术,明明做的光片看到她的腹内有钉子,却怎么也找不到。王艳虽昏迷,但她的魂魄却还在挣扎,那种痛苦已经痛及灵魂,她不停地惨叫着。

然而就在重新缝合的时候出现了事故,主刀大夫竟划伤了她的动脉,渐渐的她停止了呼吸,她顿时得已解脱,而不再备受煎熬。

自王艳死亡以后,文显致使她死亡的真凶却成了最大受益者,不但得到了王艳全部的家产而且还得到了医院的一部分赔偿。

医院的赔偿倒是出乎文显的意料,说起来他还要感谢那个白痴医生,不然他还要再费些周章。

而反观医院因为这次的意外没有对外透露,再则文显并没有这次事故而闹事,故而此事并无外人知道,这也省去了文显不少麻烦。

但文显会因此而逃脱他害人致死的罪责吗?想来即便无人整治他,他这种臭名昭著的害人行为,老天也不会放过他的。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